• 學院新聞 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 >> 學院新聞 >> 正文

    “冬天里的南極,蔬菜長勢良好”——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胡淼醫生南極種菜記

    發布時間:2020-08-23 16:28:20 點擊次數:

    漫天雪花飄落,狂風裹著白茫茫的萬千利刃,仿佛是要把天地填平。8月20日,同濟大學附屬東方醫院駐南極長城站的胡淼醫生在微信那頭說:“這幾天雪天天下,到今天平地積雪已經一米多深了,我們的科研棟、生活棟窗戶里的燈光也被迷得芒刺閃閃?!眲倧氖卟舜笈锘氐轿堇锏乃贿吪闹齑笱?,一邊說“好冷”!

    冬天的南極長城站

    去年12月4日到達南極長城站,胡淼醫生轉眼已經駐站8個多月了。作為一名駐站醫生,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種菜。種菜?對,種菜。南極環境嚴苛,幾乎看不到綠色,而人一天也離不開蔬菜水果。如果說水果還可以通過冷藏儲備解決的話,冬天與世隔絕的南極,綠葉蔬菜則只能靠自己種植了。

    南極長城站的夏季(每年11月-次年1月),左側就是蔬菜大棚

    早在數年之前,同濟大學就將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的蔬菜大棚建到南極長城站。大棚研發者之一束昱教授介紹,因為極地太陽光照非常有限,故采用“人工照明系統”來滿足植物生長及光合作用的需要;棚內同時采用“營養土+營養液”自動供給方式滿足植物生長的營養需要,還采用“人工補暖”的方式,提供暖氣,滿足植物生長環境溫度的需要。于是,綠色蔬菜在南北極有了生長的可能。但每次輪換的科考人員中,會種菜的人卻不是每年都有。

    綠油油的菜葉,大片大片地塞滿了菜架,或深綠、或淺綠、或綠中帶黃,遠遠近近迎著光的地方一律凃著紫色的“黛粉”,那是今年新裝的紫燈照的;寬寬大大的菜葉上,從主莖散發開去,細細彎彎但方向明確的“溝壑”縱橫著、曼舞著,向四周愜意地舒展著“疆界”,宣示著生命的灼灼光華。

    菜架下一層,黃的花兒把翠綠的葉撩得繽紛迷眼、生機盎然。那邊,空出了一塊,原來菜已被采摘?!包S瓜已經種過兩茬了,你看樣子墨綠油亮,吃起來脆甜無比?,F在,在長城站越冬的隊員共有十來個人,大家基本可以隔天就能吃上一根黃瓜?!敝钢思苊兹椎狞S瓜花,胡淼醫生的介紹很有幾分自豪,他說蔬菜都已經是第5茬了。

    修復后的蔬菜大棚

    今年,極地中心下決心徹底修復大棚。隨著36次科考運去的材料,今年春天維修啟動:LED燈、加濕器,托盤、電線,防水處理......“根據新補的LED模組情況,葉菜區只裝20盞(兩排),剩下的幾盞加裝在果菜區,電源同葉菜區一樣處理?!薄队媱潟分械姆桨傅竭叺浇?,細致清楚。

    “我們的改造工作進行了大約一星期,先是換托板、走電線,然后排燈管、捋藤蔓、排菜畦?!焙嫡f,最后,我們也把大棚的樓梯、墻壁翻新了一下。從他的微信圖片中,我看到:深藍色工裝、黑框眼鏡、綠色塑料盆,國旗紅的顏料掛在盆沿,胡淼和他的兩位隊友正在涂刷大棚入口的扶梯,扶梯大部已經和國旗的顏色一樣,尚未覆蓋處依然是鐵灰色。我說:“南極顏色單調灰冷,就需要這種熱眼的顏色?!薄笆前∈前?!國旗的顏色,人一看就有精神!”胡淼說。

    收獲豐收的喜悅

    采訪獲悉,自從大棚收拾好了之后,蔬菜就成了長城站越冬隊員每天每頓都有的日常了。作為2019-2020年度南極長城站駐站醫生,胡淼的主要工作和前幾任醫生一樣,讓站里的同事看到花紅葉綠,吃上棚里直接到鍋里的蔬菜:那是補充維生素,關乎身體正常新陳代謝的大事。

    外貌透明且骨感的玻璃大棚在長城站是一道明麗的風景?!跋奶?,天氣晴好時,棚里的溫度一會兒就升到40℃以上,與外面0℃以下形成強烈反差?,F在是冬季,白天只有8小時,太陽象征性在地球沿上旋個小弧,就下去了?!焙到榻B,大棚蔬菜能在南極長大,得益于學校的高科技大棚技術的支撐。棚里的無土栽培、電腦控制,LED植物生長燈等技術措施能根據蔬菜生長情況自動調節照明時長,自動灌溉系統每隔一小時向水槽內注入營養液;當房間濕度低于70%時,加濕系統將向房間內噴灑水霧。

    胡淼說,去年底今年初那段時間,站里的同事們不時出現消化道、呼吸道問題,有的是環境原因、工作壓力,有的就是因為蔬菜問題,因此南極種菜是醫生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雪龍船帶來的貨物,轉運中

    采訪獲悉,開始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的中國科考事業如今已經走過30多年的光輝歷程,南極駐站醫生派駐也已多年。同濟大學東方醫院極地醫學中心主任劉中民介紹,東方醫院2015年承擔國家極地考察醫療保健任務以來,先后3次派員南極考察越冬醫療保健、3次南極大洋考察醫療保健、2次北極考察醫療保健,共8人次,他們是陳國庭(2次)、甘迪、高志光(2次)、胡淼、郝俊哲、熊凱、王佳怡。

    胡淼說,極地科考是一項高風險事業。12月4日,他到南極。12月9號,智利一架同型號的C130軍用大力神飛機,在飛越德雷克海峽前往其南極空軍基地的途中墜海,機上38人全部遇難?!拔覀儾铧c就搭乘那一趟飛機了”,胡淼說,極地科考事業就是這樣:接納殘酷,前赴后繼,生生不息。

    看著眼前綠油油、油亮亮的各種果蔬(胡淼說,棚里種了五六種蔬果),回味著胡淼的話,記者又想起了今年春夏很流行的那句話:沒有誰天生是英雄,只不過祖國需要時,這些普通人沖在了前頭。(程國政)


    Copyright  2017 同濟大學醫學院 版權所有 同濟大學醫學院主辦  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必发彩票